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動態
完善數據治理規則 提高數字金融治理水平
  • 發表時間:2020-04-24 點擊數:12
  • 來源:未知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要“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具體到金融領域,就是進一步增強金融業的治理能力,在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同時,及時防范和化解各類風險,促進金融業持續健康發展。當前,隨著技術創新與金融的深度結合,數字金融蓬勃興起,在繁榮經濟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潛在風險,必須對此予以充分重視。

數字金融的產生,來源于科技的快速發展推動了金融交易行為的便利化。比如移動支付不僅能夠滿足日常的小額支付行為,也完全能夠勝任大額交易行為;區塊鏈技術更是讓交易無須借助第三方中介,就能夠幫助經濟活動參與者享受到此前無法企及的普惠金融服務。當然,與數字金融的科技優勢相伴生的,是其受科技影響而產生的風險,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數據安全風險。一方面,數字金融的發展取決于對大數據的分析,但另一方面,應用大數據的同時也可能出現對個人隱私的侵犯,兩者之間必須求得平衡。當前,數字金融中的數據安全風險主要包括:一是數據采集是否合法,數據保護是否足夠;二是隨著金融科技行業的不斷創新,合規風險也會不斷放大。

技術風險。數字金融依托于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而興起,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的發展和運用又進一步擴展了數字金融的深度。然而,技術的發展也會帶來諸多問題。首先,在監管方面,由于數字金融具有跨市場跨行業的特點,對相關金融行業的風險控制,需要不同的行業和不同的監管機構共同合作加以應對。其次,在業務安全方面,在數字化的大背景下,金融機構賬戶、渠道、數據、基礎設施等方面的關聯性不斷增強,表現出數據龐大、集中性強的特點,導致企業管理難度增大,一旦金融風險在短時間內爆發,化解風險的難度就將是巨大的。此外,技術創新引發的技術漏洞必然存在技術風險,技術風險被不法分子利用則可能產生網絡犯罪。

信用風險。信用是對交易雙方的評估,傳統金融的信用系統相對較為完善,通過線下“面對面”的溝通與交流,可以對客戶信用進行有效的了解。而在數字金融領域,對信用的評估很少能通過“面對面”交流,因而對交易雙方信用的了解也不是很透徹,這就存在一定的信用風險。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G20大阪峰會的數字經濟特別會議上指出,“數字經濟發展日新月異,深刻重塑世界經濟和人類社會面貌”“要共同完善數據治理規則”。這一重要論述,也為數字金融的風險治理指明了方向,那就是通過規則和制度的完善來化解風險。伴隨著技術進步和金融創新,在降低資金供需雙方的交易費用并提高交易效率的同時,金融風險的隱蔽性、突發性、傳染性和負外部性不僅難以避免,而且在技術加持下,傳遞更快,波及更廣。所以,金融科技帶來的新風險需要金融監管和法律規制的積極回應,這對我國數字金融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數字金融領域欲達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除了運用監管科技加強對數字金融的管控外,也需要進一步完善作為頂層設計的法律法規,尤其是行政法規。因為我國目前對數字金融的規制主要集中于行政法領域,而且行政法的完善確實有助于加強對互聯網金融風險的管控??v觀世界各國的治理經驗,可以發現,對數字金融的管控主要集中于行政法規的設置和規定上。不過,由于社會需要和經濟科技的發展往往走在法律法規的前面,法律的滯后性不可避免,數字金融的發展日新月異,相應的行政法規也必須及時做出調整。因此,數字金融法律治理的核心就在于,要把相關的行政法規作為前置法不斷加以完善。

一是完善對數據的行政法規保護。行政法規的設置不僅要對數字金融的風險進行規制,還應滿足數字金融創新的需要。數字金融創新的能力在于降低交易成本。在傳統金融交易中,銀行受信息不對稱的限制,難以為中小企業提供有效的融資服務。但在數字金融時代,信息技術的發展縮小了信息獲取的難度,減少了雙方交易所需的步驟和時間,從而降低了交易成本。針對這一特點,相關行政規制應著重于加強信息披露和信息獲取機制的建設。比如,我國當前建立的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公眾可通過該平臺集中查詢網貸機構提供的融資項目關鍵數據,包括借款金額、借款期限、借款用途、年化利率、借款人基本信息、借款人收入及負債情況等,減少了此前金融業務參與者與網貸機構之間存在的信息不對稱,既有利于監管部門通過將項目信息、運營信息、合同信息及資金存管流水信息進行多方比對,加強對金融機構的監管,同時能夠降低交易成本,促進金融創新。除此之外還有征信體系的建立,征信體系是降低信息不對稱及規制信用風險的重要金融市場基礎設施。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批準了國家首個市場化的個人征信機構,即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目前已簽約接入了600多家機構的信用信息。征信體系的完善將會大幅提高信息的透明度。今后,還需進一步促進各地征信標準的統一,完善各金融機構的數據共享機制,處理好信息披露與保護商業秘密之間的關系,減少信息分散。

二是提高數字金融的市場準入門檻。除了減少信息不對稱,行政法作為前置法,還需要在市場準入方面對數字金融機構進行嚴格管控。從事金融業務必須實行準入制度,特別是對于涉眾投資的數字金融業務更要實行前置審批。只有通過嚴格的審批制或備案制,將從事金融活動的主體納入監管范圍,才能有效規范互聯網金融活動。對所有以數字工具從事的金融業務或產品,都要實行前置準入或者備案。數字金融也應將所有金融產品和業務模式的說明、風險提示、合法合規說明等材料交由相關機構進行產品備案,獲得認可后方可進行推廣,目的就是要將互聯網金融機構可能產生的違法違規產品扼殺在源頭、苗頭狀態,促使數字金融機構提升專業度,進一步保護投資者利益。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